您好!欢迎来到新锦江

微信二维码

联系客服

    手  机:15126524448

    微  信:HZJAT199928

    公 司:新锦江

    地   址:果敢老街

     

     

缅甸新锦江客服电话

发布时间:2021-07-20 12:37 文章作者:李经理 文章来源:新锦江客服 浏览次数:
    缅甸新锦江客服电话是多少?

    缅甸新锦江客服电话是:15126524448     微  信:HZJAT199928

    我是辽宁人,和一个四川男人一起生活了十五六年了,还有一个四川婆家,一些四川亲戚。

    这么多年,最大的障碍其实就是语言,直到现在,我和婆婆都没办法坐在一起像别人家的婆媳那样一起聊天。

    最初接触到四川人的时候,还觉得挺好玩的,平翘舌不分,四和十始终都说不清楚,听他们说话也特别烧脑。

    他们说,周末要不要一起出去耍哈儿?想要去买孩子!你在爪子?

    我去!没有翻译的情况下,一个第一次接触四川话的人,能猜出来多少?

    第一次跟准婆婆通电话的时候,准婆婆说:“吃(ci)夜(二声)饭没得(dei)?”我真没听懂,她说了好几遍,我都没听懂。

    最后准婆婆说:“我...说话...你...听不懂...”

    我说,这句我听懂了。

    这些都还好,毕竟身边只有那么几个人偶尔聚在一起才说四川话,大部分的时候,耳朵里都是普通话的声音。

    可是到了婆家就不一样了,在村里,一帮女人围着我,呜哩哇啦一大堆,然后哈哈哈哈的一阵笑,我去!那感觉。。。笑就笑吧,反正也不少块肉。

    最主要的是家里人,小叔子两口子都还好,都会说一些川普,公公婆婆是完全不会,只能说正宗的四川话。

    我跟公公聊天,我说,听说家里有家谱,现在还有吗?公公说,撕了。

    我的天呀!这么生猛的吗?

    后来问老公,老公去问他爸,说你们把家谱撕了?公公说,瞎说(suo)啥(sa)子嘛?

    原来公公以为我问的是家婆,他说的是死了。

    前两年回去的时候,小叔子家的小侄女拿着两个鸡蛋让我看,我问她哪来的?她说是,牲口生的。

    我晕!他们管公鸡叫鸡公,母鸡叫鸡母,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鸡蛋就变成了牲口生的了。

    哎,反正这样的事挺多的,不过现在十多年了,已经改善了很多了。

    再有对四川印象特别深的就是流水席。

    不知道四川别的地方什么样,我婆婆家那里是,但凡有人过整岁的生日,就要摆流水席的,湾上的人是要连吃三天的。

    我回去过年的那几次,真的,我都怕了那流水席了,一天三顿的去人家吃饭,跟打仗似的,感觉这一天不是在去吃饭的路上,就是在吃完饭回来的路上,有的时候还没吃完呢,已经有人站在你身后,等着你走开,他好坐在你的位置上吃下一桌了,我这个外乡人,真是不太适应。

    虽说流水席让我吃出了游击战的感觉,但是不得不说,四川的美食味道不错。

    我家公公做的咸烧白,我觉得特别好吃,我老公做的辣子鸡也好吃,我婆婆做的麻辣鸡脚也非常好吃。

    流水席上也多是麻辣口味的菜,符合我的口味,就是肠胃不大配合,时不时的就拉肚子了。

    至于题主问的四川人怎么样?

    我觉得哪里的人都是有好人有坏人,四川人有很多热情好客的,见到我这个外乡媳妇,有很多人主动带着我一起去坐席,很多人主动跟我介绍他们那的风俗习惯。但也有那不太着调的。

    我婆婆村里有一个小老头儿,听说他为人比较傲娇,虽然大家都不知道他有什么可傲娇的,家里的媳妇是个间歇性的精神病,不发病的时候,就是个正常人,发病了,就六亲不认了。

    他第一次在村里见到我和我老公的时候,说我老公,没想到你还能娶到婆娘!我老公当年中专毕业之后身体不好,在家里养病养了两年,后来好了之后去北京工作,我们才认识结婚的,我们结婚的时候,他25了,在他们村里算是大龄青年了。

    他当着我面那么说,说的还板着舌头,好像怕我听不懂似的,然后还转过头来问我,我家里那粮食够吃吗?家里都能吃饱饭吗?

    哎,我觉得那是我长那么大听到最着笑的笑话了。

    他们那里种的东西都是种在山坡上或者梯田里的,和东北的大面积种植差别挺大的,我婆婆家算是种的比较多的,一年种了七八斤的玉米种子,花生也是种了几斤的种子。

    我娘家在辽宁,我爸种了有六七百斤的玉米种子,有两千多斤的花生种子,他一问我家里能不能吃饱饭,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好了。

    不过这么多年,倒也就遇到这么一个另类,总体上还是都挺好的。

    这么多年,虽然跟公公之间有过摩擦,但是我觉得这和地域无关,即便不是远嫁,即便不是四川公公和东北媳妇,也不能说就能完美和谐一辈子,不过我们却因为语言不通,吵架都吵不起来,因为需要翻译,多了一个中间环节,完全就没有吵架的那个架势了。

    十多年的融合,我们现在相处的方式,已经到了让我们彼此都能接受的方式了,我生二宝的时候,公公婆婆到挑着扁担到北京,带着两桶米,两百个土鸡蛋,六只杀好的土鸡,二十几斤老红糖去北京照顾我,我也托朋友四处打听哪有卖他们爱喝的六十度散白。

    说实话,我挺喜欢四川人的朴实和勤奋,也挺喜欢四川的环境和美食,不过,这个语言这关,我还没打通关呢!~